校友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工作>>正文

宋旭东长篇小说《交叉感染》研讨会在吉首大学召开

时间:2021-07-12 作者:  点击:[]

本网讯(文旅)7月5日,由中共湘西州委宣传部、湘西州文联、共青团湘西州委、吉首大学指导,湘西州作家协会、湘西州青年联合会、中共吉首大学委员会宣传部、吉首大学图书馆、吉首大学素质教育中心、吉首大学文化教育场馆管理中心、吉首大学旅游与管理工程学院主办,湘西州作家协会青年文学专业委员会和吉首大学名著读书会承办的第1期湘西青年文学沙龙暨宋旭东长篇小说《交叉感染》研讨分享会在吉首大学图书馆召开。吉首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廖志坤,中共湘西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立新、团州委书记张世田等领导出席了上午的湘西州作家协会青年文学专业委员会启动仪式,宋旭东当选为首届湘西州作家协会青年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并作为青年作家代表发言。

107B9

长篇小说《交叉感染》研讨分享会由湘西州作协副主席、湘西州作家协会青年文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胡建文主持。他回忆了与宋旭东昔日的缘分,评价他的文字远比同龄人成熟,大学时就出版了散文集《赫尔德瓦尔的河》,有大散文的风范。随后,介绍了“青春文学奖”的缘起与历届获奖名家。

 

2902C

湖南省旅游学会专委会首席专家、《张家界·魅力湘西》总策划、吉首大学中国乡村旅游研究院院长、吉首大学原正校级督导张建永教授:


宋旭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交叉感染》就荣获青春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属于高开高打。湘西是一片独特的土壤,不一定产科学家,但是盛产作家,沈从文在创作中对生活人物细节的捕捉有独到之处。刚讲到湘西文学的三次浪潮,从沈从文到孙健忠再到现在的青年作家群,湘西文坛作家一直引领过文坛。宋旭东出现在这片土壤,有逻辑,突破逻辑的地方在哪里?作为湘西的外乡人,写现代化的小说,突破了湘西传统的旧的桎梏,是新的,没有活在大师们的阴影下,是很成功的,也预祝他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希望他往上走,补充更多的营养。他作为年轻人,很有锐气和锐度。

 

湘西州文联副主席、秘书长 黄青松:


今天在这里举行青年作家宋旭东长篇小说《交叉感染》研讨会,大家云集。他作为湘西州青年作家创作中的佼佼者,既是湖南省作协会员,《凤凰网》签约作家,早在2016年就被提名为长沙市文艺新人,2020年小说处女作荣获第六届青春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这些,既是吉首大学更是湘西文坛的傲娇,他的小说写作,文学感觉、文学叙事能力、技巧线索纯朴自然,在经验、风格和表达上已经显示出独特的文学追求。一个作家有三本书可写,第一本书写生活的积累,第二本书写文学的技巧,第三本书写大胸襟、大抱负、大悲悯。有的人,著作等身,但都陷在第一本书里没有走出来,青年作家是湘西文学的未来,望志存高远。

 

吉首大学教授、旅游与管理工程学院院长 鲁明勇:

在他的长篇小说《交叉感染》分享会上,我主要讲三点:一个评价:旅游管理专硕在读研究生宋旭东,是为学校和为旅院创造骄傲的人。他的作品在国内外名校中拔得头筹,实现了“以人名校”校训,也大大提升了旅院声誉,我逢人就说:我们旅院出了个青年作家。一个思考:学院办学怎么办?在当下文旅融合大背景下,我们要做到“三本三用”:通识为本,专业为用;素质为本,能力为用;文学为本,管理学为用。宋旭东不仅创作,还在广东省和湖南省投资开发文旅项目,实现了“以旅养文,以文彰旅”良性发展。他成功的案例,让我们更加坚定践行“文化立校”理念,以文化引领旅院发展,培养更多优秀人才。一个期望:宋旭东同学具备文学创作的才气与努力,文学之路,不会仅限于此。希望旭东同学创作出更多好作品,不断摘取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直至诺贝尔文学奖。

 

吉首大学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 尚道文:

我代表宋旭东本科阶段的老师对其长篇小说《交叉感染》分享会的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除了祝贺,结合旭东的成长,我谈谈:“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人生?” 今天的青年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伟大的中国、伟大的时代。然而也不可否认,如今的我们,亦有成长的烦恼、生活的焦虑、现实的压力。躺平不是青年们的正确姿态。

面对生活的洗礼,青年人可以歇一歇、停一停、躺一躺,给人生做做减法,学会放弃过高的要求、无谓的抱怨……但这并不意味着青年可以用“佛系”“躺平”作为懈怠、不思进取的挡箭牌,更不意味着青年们可以放弃、妥协、丢掉理想,成为遁世主义者。

正是旭东有昂扬锐气,扎根大地、热爱学习、深入生活,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才有这部长篇小说奉献给读者。作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参与者,旭东这些年走遍了广东、湖南、湖北、贵州等省份的贫困地区,自己参与建设与管理的民宿让当地老百姓有了稳定的收益,也见证了广大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致富。文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有了生活的真切体验,文笔才能清新隽永,感情充沛。旭东用细笔勘探生活,以切身的文学技艺去处理当代社会错综复杂的感受和经验,展现出当代青年复杂而多元的精神空间。

 

吉首大学教授、中文专业主任 刘泰然:

可以看出旭东是一位非常具有写作自觉的作家。与很多仅仅靠才情、靠人生阅历写作的作家不一样,旭东有意识将自己的写作放到一个中西文学的参照系中来进行;他的写作不是自发的,他思考着小说在今天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还存在着怎样的可能性?他有着方法论的自觉,想努力给小说开辟新表达方式。他这篇小说明显可以看出他在小说结构和小说叙述上的创新。双线结构、两种人称交替的叙述模式,身体旅行与精神漫游的流动性变奏,以及作品对身份、欲望、情感、精神等问题的反复追问与深层思考,都可以看出其变化翻新的能力和立意高远旨趣。

当然作为实验性的写作,想要把小说写得不像小说,很可能是不讨喜的。它牺牲了情节的吸引力,牺牲了人物的生动性,甚至牺牲了环境的具体物质性。小说尽管有着一个现实物理空间的框架,但其物质性很大程度被虚化了,再加上小说不断在现实空间与幻觉空间,现在与过去之间转换跳跃,更增加了作品虚幻空灵的意味。我们同样不知道两位主人公的姓名、家庭状况,他们的身体特征与性格特质也被省略或淡化了;或者人物的职业特征与身体状况并没有有效地参与人物性格、心理、精神的形成过程,也没有参与情节的构成。主要人物就成了某种具有抽象性的精神符号。作品中人物的对话也往往涉及抽象的精神层面的问题,其对话的书面化特征更强化了小说智性特征。作品中事件与事件的联结同样具有偶然性,缺少内在的、必然的因果逻辑。人物与人物的关系也是一方面相互“感染”,另一方面又并无真正深度的联结。于是作品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它将传统小说那种发生在现实物理空间中的漫游转换成了发生在心理、精神空间的对意义与价值问题更直接的追问,或是精神本身的一种不知何往的无目的性的漂流。现实物理世界与现实物理世界中的人、事、物在作品中成了精神的一种隐喻和变形。

所有这一切都让这部作品和传统小说大异其趣。这种对日常生活的“提纯”与象征化处理当然让作品在风格上获得了高度的统一性,但也牺牲了世界纷繁复杂的肌理,失去了人间烟火气。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一切还需要时间去检验与成就。当然,作为一高度自觉的写作者,我相信旭东会走得更远。

 

湘西州作协副主席 欧阳文章:

对宋旭东第一部小说《交叉感染》荣获青春文学奖,表示祝贺。这是我们母校吉首大学培养的人才,要为吉首大学点赞,希望他能记得母校的这份恩情。这是第一个点赞。第二个点赞为宋旭东本人。我们都是热爱文学的青年,这就构成一个对比,大学毕业短短几年,生活的宽度这么宽广,写作的广度达到这样的境界,才情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包括对文学的野心,能有这样的痴迷度,这四个方面和我们比较起来,是出类拔萃的。我们以前也是文学爱好者,但充其量也是写点情书情诗。其次,我给他提个醒,直接一点:一是真正的作家,要相信生活,不要相信技巧;传统型的东西,也可能成就经典,苏童、余华也开始从先锋回归生活的体验;二是相信耐力,不相信才情;真正出作品,依靠的是持久和耐力。

 

湖南省湘西州团结报社湘西网总编辑 岳跃强:

对宋旭东《交叉感染》作品获奖点赞,包括黄摩崖在内的优秀青年作家们,预示着第四次湘西文学浪潮的速度会加快,四个自信里面就有文化自信,湘西也有文化湘西,这很重要。二是为学校领导点赞,例如张建永教授推掉了很重要的文旅考察,出席这次研讨会,说明对学生很重视,还有廖志坤校长。三是真心希望旭东能够成为奔腾的骏马。最后表个态,以后凡是湘西这边的文坛动态,我们都会及时报道宣传。

 

湘西州文联副主席、湘西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湘西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吉首大学文学院教授 田茂军:

这次《交叉感染》的研讨会,很及时,宋旭东是很多年前读本科就认识,我们第一次认识是在长沙参加挑战杯大赛,他是成员,我是带队老师,后来他出版第一本散文集《赫尔德瓦尔的河》,其实在大学时期就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文学才华,我当时评价说:我们文学院的学生在写作上赶不上他。通过他的小说《交叉感染》就发现,引用到了很多哲学家和西方的作家。他的散文集,我给他写了序,高度赞扬。他在构思上,用天干地支做目录,叙事角度用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对话形式,很新颖,塑造空间和时间的交叉感。物质世界有时让我们感到绝望,但是我们可以拥有丰富的文学世界。

 

吉首大学图书馆原馆长 谷遇春:

我主要提两个问题:一是你分两条线,分别是天干和地支,你和我,这两个不在一个纬度,在设置交集方面本质上是如何考虑的?二是我通读作品,有一种读国外作品的感觉,是不是为了以后便于翻译走向更宽广的领域?

 

吉首大学副教授、沈从文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何小平

先锋的更应该是现实的

《交叉感染》系湖南吉首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宋旭东于2013到2016年,三年艰辛付出而作,在2020年获得第六届青春文学奖长篇小说奖。青春文学奖在中国文文艺界的分量自不用说,《交叉感染》能位于其中,至少也说明了该作品的质量上乘。该作品的质量重要体现是在其文体的自觉、语言的自觉与对生命的反思的思想自觉,具有鲜明的探索意识和创新精神,在创作上具有先锋性,仍然延续了中国三十年来青年新锐作家的这种先锋体验、先锋探索与先锋表述特征。既然是先锋,既具有创新,同时也意味着后续创作会不断更新、不断寻求突破,这是先锋艺术创作所带来的循环,这种循环虽然不能以创作质量的优劣来进行简单的评判,但至少会提出后续创作质量的更高的起码要求。近二十年来,笔者在陪伴着诸多湘西作家一起成长,所以对湘西作家包括宋旭东在内的这些作家的努力开拓、不断进取中的艰难及其成就也是耳闻目睹,基于希望湘西文学创作走得更远、更优秀的愿景,提出几个主观看法:

其一,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是接地气的,特别对于那些土地性的人物,始终抱以温情。当代中国社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日常生活世界里始终还是存在又贴近土地性人物和远离土地性的人物,也如同作品中所出现的对于底层各类芸芸众生的形象反映,这一点,正好构成了作品《交叉感染》的现实反思与批判精神的实质,虽然作品给人的首先的感官印象是在不断使用巨大张力的语言在表达各种心理与精神的真实,有点意识流的味道,真实与梦幻,想象和现实之间交错,但其作品构造的事件实质还是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真实。创新也好,先锋也好,这些标签化的名字,只是概念而已。而真正在艺术创作实践中,如果没有这种现实主义的内在精神作为艺术创作精神内核的话,任何门类的艺术创作无法走得深远。就是因为这种贴近土地、直抵日常生活世界的现实主义精神内核,也才是《交叉感染》被广泛认同的真正基础。因此,在阅读此作品的时候,应该穿过其人物心理意识流动之急流,回归到心理急流之现实两岸,岸上观水,才有阅读的从容。

其二,细节处理能力是文学艺术创作的基础能力,也是一个作家成熟的标识。表达细节的能力,不但要处理好人物实践行动中各种行为、语言及其效果,也会强调处理好人物心理、意识等精神方面的细节,甚至包括环境、场景与空间描写等等细节。《交叉感染》很成功的地方是在心理意识的细节的处理上,这事实上也构成了作家力图表现现代人格和心理的裂变、矛盾和纠葛等精神状态的原因,而这种精神状态对应的是现实生活世界中人的各种角色的糅杂及其分裂的社会现实,错位就是其中很重的表现。这表现在作品中这位医生的身上,他始终存在着是作家还是医生的社会身份纠葛问题、医生究竟是技术人员还是带有精神皈依的宗教属性问题、人们日常中身体救治和灵魂疗救的矛盾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缠绕也就意味这作品中所设立的主要人物灵魂深处在不断纠葛中,在纠葛中产生新的问题,又在新的问题中不断纠葛,如此循环不已,这也是现代人的生存真相。这种矛盾刚好也构成了作家的对当今社会、当今人类的反思所在,毕竟,人面临就是两个方面的问题,身体问题和灵魂问题。这两个问题,当代社会日常生活世界里,无人能够回避。而细节的处理,不但是心理的真实,还更应有这种心理的真实所建立的对日常生活世界的现实的真实反映上。艺术表达实践中,艺术技巧如何娴熟,最终也还得回到这种日常生活世界真实反映的目标指向上来。尤其是日常烟火味道很浓的广大读者,更希望能读到那些基于世俗而又不乏崇高性的作品,基于人性哪怕是动物性,但是又有人之神性建构憧憬的作品。更何况,作品的社会教化功能的实现,更多的是从日常生活世界中的各种具体细节开始的。

其三,真正的先锋精神,就是创新,没有雷同。所以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家在走向优秀的过程中,都有这种痛苦而又快乐的精神历程,沈从文也好,中国当代的许多作家也好,也如同青春文学奖的那些获得者他们本身,都是走过这种精神探险的过程。这种创新,基于思想的反思力度、深度与批判的锋芒,基于思想表达文体之自觉,基于艺术表达之技巧的优化,基于语言的张力的不断实验等。这条路,从写手到作家,从作家到艺术家的成长和发展之间,充满艰辛,路也很长,但希望在前。

 

湘西州文联副主席、湘西州作协主席 黄摩崖:

我今天坐在这里如释重负,其实也是有些感动,2014年,田茂军老师给我做研讨会的时候,那天,在座的有一半人都参加了,就是七年前。七年后,我也有能力帮助别人。湘西的文脉,从沈从文后一直没有断过,但是青年作家这块还是有些乏力。一些有志于从文的作家,在大学期间就会崭露头角。我从宋旭东的小说《交叉感染》里面看到一种焦虑,这种焦虑也许是本人,也许是给别人代言,对作家身份的焦虑,什么样的人才能称为作家,这种焦虑喷薄欲出。有没有一种可能,二十多岁时很善于沉潜,到三十多岁横空出世,应该有这种可能。希望多做一些平台搭建的工作,把可能性交给未来,也把未来交给可能性。如果你有机会,能留在湘西,希望你能把湘西文学传承下去。

 

湘西州文联主席 向午平:

简要说几点:一是我觉得青年需要鼓励,需要榜样,文学需要动力。确实很吃惊,宋旭东能出这样优秀的作品,很高兴,吉首大学是出作家的热土,宋旭东有很多粉丝,希望能给他们正能量和榜样力量。二是湘西州始终会认为你是我们湘西州出去的作家,我说过,我们少数民族的作家不要以自己少数民族的身份走进文坛,而要以自己的文学作品去驰骋文坛,希望能记住湘西。三是希望你走得更远,取得更大的成绩。


3A44F

 

关闭